过年还乡,我看到村庄里掀起“厕所革命”

(3/5)
客户端
东方号

举报

举报原因:
东方资讯  >   社会频道  >  正文

过年还乡,我看到村庄里掀起“厕所革命”

塔前村村口。新京报记者 王双兴 摄

一晃十几年,年届不惑的王长发结束北漂,回到塔前村。2002年,他开始担任村长,列在计划清单上的第一项,就是整治村里的卫生。

村里的老人不信:“从古至今就是这样,你想把它改变了?你弄不了。”

“我能弄。”王长发说。

“厕所革命”

2018年起,塔前村开始进行旱厕改造,村民将旱厕换成水冲厕所,可以在村里获得4000元的补贴。

习惯了使用多年的旱厕,很多人无所谓卫生和环境,认为改不改水冲厕所都一样,王长发就到广播站宣传,把旱厕的弊和水冲厕所的利反复说;也有人偏要当“与众不同”的那一个,最后在王长发的登门劝说下同意了。

到了施工时,王长发跳进工地里和工人一起干活。年轻时务过农,打工时住过简易帐篷,他说自己“能吃苦”,“力气不比年轻小伙子小”。

但也有人四处刁难。7月,施工队在一个村民家里安装管道,水泥地面掀起来,底下有老鼠盗的洞。“随时弄两铲灰就可以堵上,但是他偏不弄。”恰逢雨季,一天夜里雨水瓢泼,水顺着洞淌进了屋。对方急了,凌晨一两点给王长发打电话,让他过去堵窟窿。

赶过去,干活,赶回家,已经是夜里两三点了,王长发“浇得跟落汤鸡似的”。

在“厕所革命”前,塔前村先后完成拆除违建、清理街道、安装大门,几乎每次都有三两村民不配合,王长发的办法是从自己家、亲戚家、村干部家入手。当初,老舅家的柴草堆在马路边不肯收拾,王长发拿来打火机,一把点着了,“我老舅拿着铁锨追我。”

2018年5月到10月,六个月的时间里,塔前村完成了全部家庭的厕所和污水改造。

村里的两个公厕也被改造了,蓝顶的小木屋,两层木板中间做了保温,外加一层防水毛布,里面插上电暖气,最高能达到22℃。“北方冷嘛,最低能达到零下二十多度呢,保温做得好就省电,一个月的电费只需要三四百块钱。”王长发说。

王长发每天都要到村里的公共厕所检查卫生。新京报记者 王双兴 摄

村支书和村主任一人兼,如今是王长发在任的第16年、第六届,十几年时间里,塔前村先后修房、修路、建学校、建广场。快要60岁的他眉目严肃,很少笑也很少表露感情,只在回忆起2018年时眯起眼睛:“说没有困难是瞎话,有些事回想起来,恨不得掉眼泪。”光是2018年,塔前村就完成了旱厕和污水改造,修建了路灯、自来水。

“难的是保持”

在塔前村,一条主路南北延伸,沥青路面,房屋分散在道路两旁,门前是水泥方砖;两个停车场南北各一,可以容纳110辆车,足以应对即将到来的春节返乡大军。

村里有三名专职保洁员,一个负责马路西侧,一个负责马路东侧,另一个负责公厕、小广场、停车场。厕所早中晚打扫三次,街道早晚两次。

王长发觉得,建设不难,难的是保持,村委会的五个人被分配了任务,有的负责党建,有的负责财务,剩下的则分管卫生、绿化、路灯和车辆。

过年前,村口集市上在售卖对联。新京报记者 王双兴 摄

0条评论

点击进入 更多跟帖
热门推荐

联系我们|eastday.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